圓開的天地  北台文史網站總輯
 

北台盆地文史--目錄
草山水道系統   文/王增光
  【台北水道簡史】
  1885年清朝首任巡撫劉銘傳到任後,力行新政重視飲水衛生,於台北北門一帶開鑿深井供水,此為台北公共供水之始。

  台灣科大教授范燕秋說:「跟水有關係的傳染病有瘧疾、霍亂。日本人在1874年出兵2500人攻打滿州牡丹社時原住民和日軍戰役死亡不到20人,但日軍死於瘧疾郤達伍佰多人。1895年甲午戰爭攻佔澎湖後,日軍6千多人中即有1千多人因霍亂而死,半年期間因傳染病死亡高達4千多人。日本佔據台灣之後,自來水供應系統必然是其中最受重視的。」

  因日人居住台北最多,便致力於公共衛生設施。1896年日人聘請英人威廉巴頓(WilliamK.Burton)(後因在烏來染瘧疾死亡)來台作自來水建設之調查工作,由技師濱野彌四郎協助,1905年發表台北水道計劃,19074月開始在今公館觀音山下設淨水場(今自來水博物館),將抽進來的水加藥混和膠凝沈澱過濾消毒以除去水中雜質及病菌,19077月開始供應住戶日常民生用水,台北進入現代化之自來水用水系統。

  為供應船艦進出泊岸補充衛生淡水之需要,淡水水道於1898年、基隆水道於1909年先後分別竣工完成。為配合溫泉公共浴場之建築,北投供水系統亦於1911年完成。

  【水輸送的兩種方式】
  自來水工程分為二種類型:第一種叫做低水源加壓式,第二種為高水源動力式。如果,這水源比較低的話,要透過加壓的方式往上面輸送,在比較高的地方蓄水以後往下配送到都市裡去,這就叫做低水源加壓式。另一種的水源位置比較高或在山上,完全透過重力送下來,就叫做高水源重力式。

  公館的水道系統就是低水源加壓式,它是在比較低的地方將水抽上來,送到高的配水池裡去,再讓水以高低落差的重力送到都市裡去用。這個作用就好像我們所看到的大水塔,現在在台中還可看到這種大水塔。

  草山的水道系統是屬於高水源重力式的水塔,這是水系統兩種分類。公館的水源地那一套水道系統在1993年的時候,已經被指定為三級古蹟。另一套更重要的水道,就在士林跟北投,就是草山水道,知道的人比較少。

  【水輸送的四過程】
  從水的輸送過程當中,可以把它分成四段:第一段是取水,在水源的位置。就是從水源的位置進水。第二段是輸水或導水,從水源的位置送到進水廠,第三段是淨水,水不是很乾淨,需要設幾個大的水槽,來把它過濾處理後。公館那裡有很大的池子,是用來沉澱、過濾或去細泥漿處理的水處理再進配水池。最後一段是要把水送到每一用戶裡去,叫做配水。

  【水輸送的相關設施】
  輸送的過程中有一些設施。就是水從山上往下送的時候,有個接續井作儲存水用的。水的輸送方式又分為二種:一種叫做暗的水管,另一種叫做明的水渠。水在輸送的時候,如果是走比較平的地方,就可以用水渠,水會自然地流動。水管有好幾種,有低壓鋼鐵管,外面裹有一層東西,還有高壓鑄鐵管或低壓鑄鐵管,須視輸水的壓力跟長度而使用。因為水管的成本高,若挖道水渠,水的輸送就很便宜。如果在要往上送或往下送的地方,就要用水管。用水管的時候,水開始往上送、往下送的時候,都要用一個水井將水儲存起來,所以,水一路往下送,會有好幾個接續井:第一接續井(在青春嶺上),第二接續井(後山公園前)。這些水在過河谷的時候,有尃為運送水而建的水管橋。陽明山上有三個古老的水管橋:第一水管橋(跨越陽明溪、在大屯瀑布上),第二水管橋(跨紫陽明溪、後山公園前),草山水管橋。

  【勘查草山水源緣由】
  1909年台北公館的那一套水道系統,因台北都市人口快速聚集,1916~1919年雖經過第一次擴張工程增建濾過池、濾過井後,並逐漸改良淨水池、輸水線鐵管之設置及唧筒(幫浦)之改良或新設,使供水能力提升至15萬人之需求。但到了1926年的時候,人口已增加到約21萬人,因用戶增加,自來水供水量嚴重不足,必須立即開發新的水源,而有在新店溪外另籌建一新水源之議。

  草山地區水源豐沛(年雨量4000公厘以上),但地勢、水量、穩定性、硫磺污染等因素,能做為自來水的水源者不多。日人在台北附近做些調查,結果以今大屯山方面之湧泉較為適合。在陽明山地區勘查出三處水源,水質不錯,水量滾滾。他們決定使用他們找到的三個水源;經分析討論結果:第二水源水量不多,位標又低。第一、第三的二個水源可作為台北市新增加的需求者。陽明山的這水源是完全不需要過濾設備,因地質穩固,冒出的湧泉非常乾淨,都不需要任何過濾跟沉澱的處理,乃決定採用。

  草山水道系統最重要最珍貴的部份,第一是高水源自然重力流,一點也不要用電,水就可以送到都市裡去。第二是水源非常乾淨,不需經淨水處理。第三是引水去發電。草山水道系統這樣特別的地方,在全台灣的自來水道系統中也找不到第二套了。

  【第一水源】
  草山第一水源位在當時的台北州七星郡北投庄的竹子湖,也就是現今竹子湖之南約一公里,七星山西側,標高五四一.三公尺處,從竹子湖往下走、從青春嶺(玉瀧谷)往上走就可以找到,有兩道鐵棚門且上鎖,曾有人在那裡被蛇咬傷。其水自溪璧中湧出,原水潔淨甘甜,隔溪谷面向大屯山南峰。因為大屯火山的關係,陽明山的水經過硫磺的污染後,就不能喝了,山上能喝的水很珍貴。雖然陽明山水源是在1927年設計,翌年4月動工,並於1932(昭和七年)3月興建完成正式啟用,由當時的台北市尹()田端幸三郎命名為「滾水頭」。當時出水量三萬二仟四佰噸,而人口有十八萬五仟人左右。源頭取水井沿山壁建造,以石砌混凝土造建築物加以保護,至今牢固如初。壁體以疊石砌成,屋頂則為鐵筋混凝土造,內部沿山壁有以混凝土築造之止水壁及一水井,側壁上方開一方形通風口,下方有一鐵窗,外面架有鐵欄杆及鐵百葉窗。大門有鑄鐵造鐵門兩扇對開,上方壁面題有「滾水頭」三字痕跡。可能原以水泥鑲嵌,現已脫落或已遭抹掉,雖然如此,但第一個水源的取水井則保存良好並使用中,為何取名「滾水頭」(台語音三字)因為水湧出來的樣子很像水被燒開,所以叫做「滾水頭」。

  從第一水源開始到青春嶺這一段路比較平,所以是用以傾斜率千分之一的暗水渠,將水以自然重力往下導輸,送到青春嶺的第一接續井,把水蓄裝起來。這一段輸送路程是以混凝土造的暗渠導水,上蓋鐵筋混凝土蓋板,內側塗膠泥以防漏水,總長度531.4公尺,中間設有幾座開天井,以便進入維修,在橫越道路的一段則用「U」形管,以內徑12吋之混凝土管連接,長度約為79公尺。在這一段導水路上,有許多堆棄置的樹根,那是暗渠導水道附近的樹根穿透混凝土伸到水道裡,水處維修人員進入暗渠中清除取出.因此,以前測量出水量雖有九仟六佰噸,但現因暗渠老舊,常有樹根伸透,漏水流失的水量相當多。根據「台北區自來水第四期建設計劃」(69年)資料中,出水量為5000噸,但據台北自來水廠人員表示,現在測量出水量只有500噸左右。

  【第一接續井】
  輸水時,在轉彎的地方會有圓井孔,從路口圓井孔起有段暗渠已被舖上水泥而成為步道,再過去就可以看到原始的導水暗渠,除原來一塊塊的蓋板外,上面沒有鋪設其他的東西。這暗渠維護非常良好,另一端是通往第一接續井。

  第一接續井標高538公尺,位在竹子湖玉瀧谷,即青春嶺上方高地,是19281017日開工,於1929510日完工。經過接續井接著水又要往下送,要走斜的陡坡,所以是用高壓鋼鐵管作輸水管,外面包裹的材料是瀝青以防硫磺腐蝕。

  從導水暗渠轉成水管,需要一個接續井將水接住,是為了要避免水管裡有空氣。接續井的構造及方式都一樣,形體為正四方形,四壁以安山岩砌築,屋頂為鐵筋混凝土造。

  據李乾郎教授表示:「草山本身有很好的安山岩,在陽明山看到老百姓的房子或日據時代蓋的教師會館及國際旅館都用本地所產的安山岩,蓋的時候,一般有台灣本地的砌法或者外來的砌法。像這個房子(接續井)是一種台灣本地的砌法,有一些斜度,石頭大大小小不一致。若受外來的影響,那每一塊石頭會比較方,而這是台灣本土的砌法,說沒有規則,也有規則,像轉角的石頭是短的長的、相互間隔,所以,這是本地色彩比較濃的砌法。可能有利用本地方的工人,設計是日本人,工人應是台灣工人。」

  這接續井內部闢有一方形水槽,暗渠的水自建物後方涵洞注入,調整水量後再自門下鐵水管繼續輸送,因水質不如以前,現已裝置自動加藥設備以去除雜質。有很厚重的鑄鐵鐵門,窗戶都很小,外面置有鐵欄杆及鐵窗與鐵百葉窗,一般人也不可能隨隨便便進去。若水在這裡受到污染或被人下毒,山下所有用水人的生命都會受到影響。所以山上的水井都保護的非常嚴密。

  水從第一接續井至第一水管橋的落差約100公尺,水管的長度約140公尺,以45度的坡度差用水管送下來,這水管還以很厚的水泥墩夾住支撐,不讓水在裡面流動的時候會晃。在這樣的高坡度差下,水在水管裡流動會壓力不平衡,所以才設置接續井。

  水在水管裡輸送的時候,也要避免水管裡有空氣,若有空氣的狀況之下,水管裡的壓力不穩定,水在裡面流動時易斷裂,即使沒有空氣也容易壞,所以才用很厚的水泥墩夾住支撐。比如:在家裡用水時,有時會有一種現象,有「噓」「噓」的聲音,那表示水裡含有空氣或是水壓不穩定,水管就會晃,水管容易壞,所以,我們的水管平常是在牆壁裡,以牆壁夾住,不讓它晃動。據水廠郭廠長表示這水管是鋼管,沒有換過紀錄資料。所以,這水管應是自日本時代用到現在,有相當久的歷史。

  這一條步道、這個山坡就是青春嶺階梯,有一段小梯階直接做在水泥墩上,以水管斜面作為階梯,形成特別的水管步道,原為維修人員上去巡察水管的步道。但現在我們所走的階梯都是後來順地形而築的,而且比以前寬。很多人都走過青春嶺,不知道旁邊的東西是啥?有何作用?這就是草山第一水源的水流下來的導水管,裡面裝的是民生用水。

  【第一水管橋】
  水管要經過陽明溪,所以,蓋了一條水管橋,橋面下有舊支架,以前水管是掛在鐵支架上,現在改在橋上了而且用鐵包起來保護,上面可以走人,中間凸出的就是減壓閥會自動減壓,不是排氣閥。因為水從上面沖下來的沖力很大,減壓閥的構造是讓能量消耗掉,壓力減緩。這水管橋就在大屯瀑布前,長21公尺,寬1公尺,實際上比1公尺寬,橋面結構體是鋼桁,建於192857日,同年1116日完工。但橋面已鋪設水泥、紅方磚及欄杆,扶手已修改。

  經過水管橋後,前面有座亭台叫「觀瀑樓」,是從前 總統蔣公常去觀賞大屯瀑布的地方。這時,諸位看官一定要下階梯到橋的下面四周走走,並在瀑布前抬頭看看。

  這橋很有趣,很高,橋墩都是就地取材,用當地石頭堆砌成的。我們看到的橋墩一般是圓形的,很少是方形的。因為水是流動的,為了減少水跟橋墩之間的阻力,大部份的橋墩都設計為圓形的。但這座橋墩不是砌成圓形,面向溪水衝的方向設計成針尖狀而另一面是方形的。而在橋面底下每一間各有二個鐵架,仍然可見,兩端用木板封起來的洞,就是以前掛水管的口,根據資料記載每間的寬度是7公尺。據李乾郎教授表示:「如果橋再做低一點,那水管會更低,當時他們有考慮到水不能一下降到那麼低,寧可在這橋的建築多花一點功夫做高。由於上面有大屯瀑布,大水來的時候頗急,怕這兩座橋墩被沖走,所以,在上游這邊做成像刀子一樣,這有個名詞叫『分水尖』,使水在這地方會一分為二,而且做成刀口尖,是很尖的尖。分水尖的石頭要付以重任,是金剛石。是不是比較硬呢?我看是一樣,美其名叫金剛石,作尖狀,叫分水尖。像這橋墩,不是只有這裡有,在高雄鳳山有個東殿門橋也是,中國大陸的蘇州的橋也都是這樣子。一邊是上游,只有上游那邊會做尖的,下游就沒有必要尖的。上面橋樑的鋼筋很細,而且鋼筋的排列不是格子狀,是單線的,現在已經生蛂A是比較克難的。」

  然後原水就流往第二水管橋。但溪水流經峰頂橋形成大坑溪,再流經鼎筆橋後納湖底溪改名南磺溪。

  【第二水管橋】
  第二水管橋是位在陽明公園小隱潭的附近。松溪的溪谷裡,這水管橋雖位在人來人往的車道邊,但很少人會注意他的存在,這條水管橋的年代、形式、長度、寬度都跟第一水管橋一樣,也是19281116日完工。上面不能走人,只架設輸水管,因年代已久又沒有好好維護,目前損壞非常嚴重。但輸水功能仍然不變,橋的結構還在,橋下所流的是排放到松溪的廢水,被污染了。日據時代,山上人口很少,整個陽明山沒有設計下水道,但現在居民及遊客增加,污廢水量也增加。第一水源流下來的水經過這座水管橋後就流往第二接續井。水管是埋在地下經過公園入口處、紗帽山側邊草坪地,再匯流到第二接續井。

  【第二接續井】
  從陽明山公車總站往陽明公園的中正路上左邊,人車分道的對面,有座石砌的方形建築物,這就是第二接續井,標高390.2公尺。這水井的建築物用材、形體跟設施與第一接續井一樣,也是同時完工。水自右邊洞口匯入漏斗形的水漕,再自左邊洞口流出。入口鐵門已更換為不袗門,四週有低矮圍牆,有一門柱已倒塌,許多人路過都沒注意。

  其作用是將第一接續井送來的水在這裡蓄裝起來,降低水壓後並繼續往下送,跟第三水源會合。在第二接續井的後面有座圓形的水槽,是配水池,應不是最初建造,目前沒有資料。據水廠郭廠長說可能是74年3月建造完工。

  由於陽明山地區人口持續增加,遊客驟增,第一水源出水量不及原先的一半,自來水事業處於71年在鹿角坑溪上游(清水溪、標高420公尺)水源處設立鋼筋混凝土造攔水堰及取水口截取溪水入取水池,以二段加壓至後山快濾淨水場(標高660公尺),經過濾消毒後再經加壓引到小觀音地下蓄水池(上水位標高790公尺),再以自然重力流至這圓形的配水池(標高396公尺),連同第一水源及其他水源如竹子湖、中山樓等水源大約有一萬噸左右,經消毒處理後再供陽明山仰德大道二段以上地區使用。

  第二接續井現在只承接配水池溢流的水,在晚上才能聽到溢流水的聲音,溢流水進入漏斗形的水槽就流往第三水源會合。鹿角坑溪的水還有一部份水經雷隱橋供北投中正山一帶使用。

  陽明山原來的水都是湧泉,都是天然的水,但環境的變遷,人口逾來逾多,溫泉廢水、餐廳污水直接排放滲透下去,山林被破壞,林地的涵養沒做好,水質逾來逾差,水量逾來逾少。郭廠長不禁感慨地說:「這地方正在改變,水質也已變化!」

  【特殊的景觀賞點】
  陽三湧泉水源區的位置就在紗帽山的南側,松溪溪谷中。景觀很特殊、非常漂亮,一定要走到前面紗帽路左邊水泥平臺上看。紗帽路是1923年日本裕仁太子來台視察時所鋪設,當時為了讓太子在行旅勞累時体息,在陽投公路上蓋了二座觀景亭,一座叫「迎日軒」現為第一展望台,另一座叫「薰風欄」現為第二展望台,這平臺距第一展望台不遠,在85731日到81日賀伯颱風時,這一段道路曾塌陷,86215日始修建完工通車而增加這平台。

  在這裡往下面看,溪谷那裡有一條拱形的草山水管橋,大跨距的拱形結構可避免瀑布自松溪沖下時對橋墩的衝擊,很像圓山中山橋(日本叫明治橋是1930年以鋼板混凝土重建,1933年完工,原為鐵製橋身,木板橋面)。但這橋比中山橋還要早一些,1928101日興建,1929612日完工。據草山水道古蹟陳情案推動人陳林頌先生推測:「這條水管橋可能日本人先蓋這條橋,在這邊測試他的結構沒問題以後,再去蓋明治橋。」這兩座橋下面都是有溪河、也都掛水管,中山橋過去也是掛水管越過基隆河。

  第三水源是在草山水管橋左邊樹叢裡。第一水源的水管就是從右邊階梯下方下來經過水管橋將水送到氣曝室,那是二層的建築物,在其正對面、階梯下方的石砌房子是聯絡并,在右邊的房子是加藥室。右邊紅色屋頂的建築物及石棉瓦的平頂建築物都是後來蓋的,作水處員工宿舍及工寮用。

  第二水源在水管橋的下方,當時已發現但沒有使用。因為第二水源的位置在第三水源的下方約40公尺,除上述水量不多、位標又低之外,若要使用這水源進入水道系統有二種方法。一種是將水加壓到第三水源的系統中,增加用電成本。而另一種方法是讓水管橋下降,水管路的位高也要降下,但會影響到位差下降後的末端發電效能。在1978年,政府開發了第二水源井,位在草山水管橋的下方,無論造形、水質、水量均較前兩者為遜,因位差尚需用電供水增加成本,復因水量不足而無法使用,任其溢流,七星農田水利會則沿山築水渠引水至「半嶺」的地方,就是翠峰橋那裡,供農民灌溉,故叫「半嶺水渠」。在這裡可以解說水的資源、水渠與水道的不同用法,水渠的水是用的,而水道的水是要供人喝的自來水。

  另一特殊景點是對面的地形,上面有片大建築物是中國文化大學,建築在一個平台上,那是很特殊的地形構造──火山熔岩平台,是火山爆發的熔岩流慢慢地冷卻所形成的平台,有很大的平頂,其前端會形成一個很陡峭的大坡。文化大學就是蓋在那坡頂上,大學後面是學生情侶看台北夜景的情人坡,晚上非常浪漫。

  配合第三水源的300公尺標高,建草山水管橋的高度,又以這等高線沿著這特殊地形築暗渠,引導水到熔岩平台的陡坡處,也就是火山熔岩平台的側邊,再利用熔岩平台的陡坡再衝下去發電。以前這裡叫猴洞產業道路,可想像以前有多少猴子,不論文大的建築或水道引水暗渠都善用了這特殊的地形。

  【第三、四水源】
  第三水源標高約303.26公尺,其水自溪流之中崖湧出,當時水量非常多,約一萬九仟二佰噸。第一、三水源完成後,維持10年之久,又因市區人口增加,夏季供水不足,乃於19436月新闢第四水源,同年7月竣工,是用安山岩砌成的鋼筋混凝土建築,內有水源井及出水井兩個。第四水源位在第三水源井的下方約四十多公尺的山崖,水質也良好,每日出水量一千噸,因位差需用馬達抽水匯入第三水源井內,成為草山水系統中唯一一小段低水源加壓式系統。兩者加起來的總水量比公館的觀音山下的那套水系統還要多。

  【水源井】
  第三水源井與第一水源相距約4公里。建於19281011日,完工於1929731日,門上尚可看到「湧泉台」三字痕跡,也是由田端幸三郎為之命名。用安山岩及鋼筋混凝土砌成,長7公尺、寬4.2公尺、.4.25公尺,分上下兩水槽,上槽有止水壁,正面開口部上方有虎心石之設計,為一斜面多孔岩盤湧水井。因水量多,水槽的體積也較大,建築體較第一水源取入井大而美觀。內井長1.7公尺、寬2公尺深1.25公尺,井內尚有量水計可測知分水量,下槽還有溢水管、制水閥、第四水源入水口、急用止水板等設施。基於安全緣故,水處在水槽四周加設不袗欄杆,平常很少開放給人參觀。這是台北自來水道第二次擴張工程。但1980年「台北區自來水第四期建設計劃」資料,第三、四水源的出水量只有12,000噸,比以前少多了。

  第一水源的水管就是在右上方的石階下面下來,約150~200公尺距離,需以鋼鐵管維持壓力,架在水管橋的右下方,橫過松溪,獨立進到氣曝室。水源井的水進入水管橋的左邊暗渠逕入聯絡井。兩水道在水管橋前形成「X」形交叉狀態,如何重疊以及第一水源管下來後在那裡減壓,目前尚無資料可查,有待大家努力。

  【草山水管橋】
  第一水源的標高在541.3公尺,而第三水源的標高在303.269公尺。這水源都經過松溪,所以蓋了一座橋,就是草山水管橋。這兩個水源在草山水管橋分別走水管及水渠兩條不同的水路,並沒有混在一起,最後在聯絡井會合。第一水源的水自高處衝下會有壓力,需以鋼鐵管維持壓力輸水到氣曝室。第三水源的水出口與草山水管橋為同高度,出口後的水很平穩,因此用一般導水暗渠以降低成本。
這水橋橋面非常特別,我在十多年前這裡攝影時,就對橋面兩邊呈現迥然不同的生態景觀,以及橋面兩側混凝土造欄杆植滿苔蘚的綠色美景,留下深刻印象,不知何以只一邊有菁苔及小草。

  草山水管橋興建於1928101日,1929612日完工,橋長48.4公尺寬1.99公尺,第三水源的水是以明水渠流過這水管橋,上面蓋以水泥板,潮濕的水泥板及縫隙便長滿菁苔及小草,第一水源則以高壓鋼鐵管在水泥橋面下流過。若從下面望過去,便可看到這特殊景觀。不同的水源,用不同的設計是這座橋的最大的特色,可能是台灣水道橋中惟一的一座。

  【氣曝室】
  水為什麼要進入氣曝室?因為,水在長程輸送的過程中,會有一些氣體如二氧化碳、硫化氫溶於水,或者是因為水管污染的關係,會產生一些臭氣或礦物質,因而透過水的氣曝,把溶於水中的二氧化碳、還有硫化氫等排除掉,鐵、錳等除去。其方法是使水流微粒狀態、產生泡沫以利跟空氣大量接觸把臭氣散掉。

  從第一水源的水到這裡已有4.2公里長,所以需要進行氣曝,是台灣的自來水道中,是惟一使用氣曝室的。在其他自來水道如烏山頭水庫、朴子等尚可看到氣曝池。氣曝池是用許多管子疊起來讓他落下來,或在下面置有盤子。有空可以到自來水博物館去參觀。

  水源的南側200公尺上方有兩間房子,標高305公尺,第一間是二層樓,192994日興建,主體建築為鐵筋混凝土,門前上方鑲嵌「氣曝室」三字,四面開有上下式窗門及氣窗,內部設有水槽進行氣曝,據說,當時裡面有二個池子,池子的形狀很特別,長9公尺寬2公尺,另一個池子是長3公尺寬4公尺。第一水源的水在水管橋那裡減壓後流到這氣曝室噴出進行氣曝,從氣曝室出來的水與第三水源的水在聯絡井中會合。但氣曝室很早就被改為員工宿舍,裡面的設備也沒有了,外觀上也有改變,窗戶及欄杆不見了並改開了一道門。

  陽明山的居民越來越多,第一水源的水就留在陽明山使用不再送到這裡,這氣曝室就沒有功能,筆者十多年前常來這裡攝影,當時設備已搬走而改作宿舍居住,二樓牆上迄今仍留有「氣曝室」字碑。橋下的鑄鐵管水道也改由第三水源的水在流動到聯絡井。因為是自然動力輸送,水管的斜度是千分之一。水就靠這傾斜度自動流到聯絡井。另外一間是石砌的建築物與氣曝室相連,內部為日式格局,據陳林頌先生表示:「日本原來舊圖並沒有這間房子,可能是日據時代後期加蓋。」

  【聯絡井】
  聯絡井1929724日開工,1031日完工,建築物為粗石疊砌,三面均設窗,其上有方形小孔通風,門開向出水面,外有石柱一對,周圍原有欄杆已拆除。原為兩水源匯合之聯絡井,現改作第三水源之自動加藥室,在後面加裝黑色置藥桶,桶內置放藥劑為次氯酸鈉。
聯絡井的標高為302.29公尺,從第一接續井到聯絡井是用口徑25.4公分的高壓鋼鐵管,每段10公尺,總長3672.4公尺。第一跟第三兩水源在聯絡井會合之後,接著水導入暗渠,寬76公分,深67公分,長約1.5公里,有一段因地勢較低使用口徑20吋的低壓鑄鐵管(長度約47.7公尺),將水導入調整井。

  這一段自聯絡井至調整井的山路是日據時代為敷設導水管而開闢,有1.5公里長,兩旁仍然可看到當日斧鑿痕跡。這地方是大屯火山熔岩流風化以後所形成,地下黃色泥土是比較風化後的覆土,山壁上有水滲出來那是風化後的現象,有人用水泥做的集水小設施把水接起來,引下去灌溉。

  因這路的末端有水管通往天母,稱為「天母水管路」。很多人常走天母水管路,不知道後面有個水井在那裡,有人在這裡接水拿去燒茶,不知道水就是從聯絡井流下來的。有人知道有水在下面輸送,都以為下面是鐵管,卻不知道是用暗渠將水平平的送到這路末端的調整井。

  【調整井】
  調整井的水平標高為300.11公尺,位在水管橋的南方,192941日興建,831日完工,水面標高為299.52公尺。三角埔發電所的標高為90,72公尺,水要利用這二0九公尺的落差,衝到路底的三角埔發電所發電,需要個大水槽要將水裝起來,以調節流量,穩定壓力,讓水可以源源不斷的送到天母發電,所以,在這裡設置調整井。

  水自調整井出口後,先以口徑18吋長25公尺低壓鑄鐵管輸送到水管路斜坡那裡,再以口徑18吋至24吋,長647公尺高壓鑄鐵管,以水泥墩支撐,將水輸送到三角埔發電所的貯水池。導水管是1930618日興建813日完工。沿途有階梯步道通天母,去年改用進口花崗石鋪設會打滑,沒有老石階好走,頂端有配水池兩座是最近三、四年才建的。

  【三角埔發電所】
  住天母的人有一些還不知道三角埔發電所,但知道這水是由山上流下來,卻不知道由這麼遠的地方流下來的。

  三角埔發電所是1930623日興建,1931124日完工。是鋼筋混凝土的建築,面積約110平方公尺的空間,分置機電室、操作室、器物室等,發電量500千瓦。現因第一、第三水源水量減少及成本因素已不再發電,改為天母地區高地配水系統之加壓站。雖然如此,其發電裝置如水車、配電盤、受電器、變壓器等仍然留在,但發電機已移往自來水博物館。

  這是全台灣的所有自來水道系統當中,惟一利用水的運送過程中,去做水力發電的一套水系統,水資源是充分利用。生產出來的電源,還有其他的運用(早期送到台北中央魚市場供製冰用)。產生電源後的水繼續沿中山北路,送到圓山那邊的蓄水槽,接著流過基隆河一直送到台北市去。這是整套的水系統。

  活水頭 

參考資料:
1.
草山生態文史聯盟